当前位置: 首页>>名家力作>>正文

 

父亲的手

2017年07月19日 20:36 土曼河 点击:[]

抻手,能看见父亲的影子。

  青筋暴虐,指骨嶙峋,握起来不足心脏的一半。这或许就是基因的显性,掌型学上说这种形状多虑而敏感,上不及高官,下不择庶民。而父亲与我,终是劳碌有余,富运不足,命定是二半吊的成色。

  父亲的手,骨感少肉,掴起来要人命地疼,所以很少记得他的温柔,念起全是他狠的角色。

  小时候,三兄弟很淘,父常在外年奔波,归家时手里不是提着一篓子鸡蛋,就是拖着一大捆柴禾,偶尔也提溜一麻袋麸皮,驮起一院人半年的土豆和白菜。很少,捎带一些果蔬糕点类的牙祭,不同于那些家长里短的琐碎,那些恰巧是我们最期盼、最得意的,来自外面世界新奇而可炫耀的讯息。几粒油皮的花生豆、半漏橱柜里紧锁的沙晶糖、或是一两块硬得嚼了皮的酥饼,都会父亲的在餐桌上左敲右掰的筷头里,毫无顾念、不依不饶地厮杀,捻碎成一地永远也无法抹去的记忆粉沫。

  那张父亲亲手凿制的挫衣板,有我们罪过大于乞怜的童年片段。用它来惩罚不长记性的无知年少,好过一辈子也难再有一次的挥手相向。兄长捱过这样的抚摸,我和弟弟没有这般地福气,领受不到父亲双手的那份力量,只有背着毒辣地日头,拼命跪在长凳齿棱的条板上,听那双手一掌一掌沉闷的午后,一对父子忍着彼此的折磨,也不肯轻易掉落的那一滴眼泪。父亲走后很久,兄长都沉默无语,他身上的疼痛至今都无法平复。侄儿长过十四,也从未真正摸过父亲的那一双大手。

  父亲的手,很吝啬。以致于那潜伏在麸皮里的几枚鸡蛋,也令到死的黄伯都耿耿于怀。黄伯的手很大,大得能将自家的亲生的骨肉都许给了生死之交的叶叔,而临终前的那夜,兰姨却悄悄送走了已是戎装一身尽忠报国的忠子。黄姨肚里的茵茵到底没能吃上父亲补上的一颗鸡蛋,三岁那年,一场痢疾让她很早便去了衣食无忧的天堂。忠子和我,还有年长一岁的哥哥们,替这个短命的妹妹,守着故乡的贫瘠,走过了她的青春,走进了他乡的中年。

  父亲的手,很苍白。他捉不起一支笔,写不出自己的姓氏和名字,但仍念念不忘远在故土的老母和兄弟,他会把汗水叠成的一张张钞票,每一年准确地投递到他们的信箱。

父亲的手,很无力。他挽留不住最爱的那些人,我的母亲,和那些生死与共了一生的战友们。而到了最后,他也无法缄默,悼词里那些厚重地无法盖棺的履历和眼泪。那一路的长笛,永远载着他去了四十里外荒郊戈壁的坟场。

 


作者简介:土曼河,本名吴庆友,警察。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诗歌诗词学会理事。小说、散文及诗歌作品散见《啄木鸟》《新疆公安》《人民公安》《中国文学》《安塞文艺》《香城文化》等报刊杂志。曾荣获公安部梦想征文二等奖。现居新疆。

诗观:为微弱的发声,寻找一种力量。

上一条:葡萄熟了 下一条:警苑诗词•卷七‖鲍海鲲(22-51)(新韵)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