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涉警题材文学作品>>正文

 

红房子

2015年01月20日 10:03 袁炳发 点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9月14日07:53 袁炳发

  最近一些天,我总是做梦,总是梦见那座红房子,与我忽远忽近。我知道,自己又开始想念故乡了。红房子是我故乡的名字,很好听,听起来像童话。而事实上,我故乡的那个村庄,也的确充满童话般的色彩。

  解放前,从那个村庄走出来参军的十几个小伙子,后来竟然有5人成了将军,其中一位还是我同一家族的长辈。解放后,当地政府就把这个村庄命名为红房子村,纪念5位将军的红色之旅是从这里开始的。我出生在红房子村,从小红房子这个名字就与记忆一起,镶嵌在大脑深处了。无论漂泊何方,红房子总会装在心里。

  认识女老乡,是通过一位写小说的朋友。朋友的小说写得不怎么样,社会意识却很强,玩转于省城各个领域,哪都有朋友,当年我想落在省城的户口,就是他找朋友疏通渠道给落下的。

  从情分上讲,我亏欠于他,是他结束了我在省城黑户的生涯。所以,这位朋友做东设饭局请客,我一般都不会拒绝,有邀必到。那天晚上,一张大圆桌,围了十五六个人,各行业的人都有。

  朋友逐一介绍,大家互相点头。当朋友介绍到一个叫郭月美的女人时,突然把头转向我说,发子,月美姐是你的老乡,你老家不是什么红房子的吗?月美姐是乐县人,红房子归乐县管辖。

  我点头说,没错,对呀!于是,我面对这个叫郭月美的老乡,很友好地笑笑。

  郭月美也向我微微笑了一下。

  郭月美看上去有40岁左右,虽然刻意化了妆,但面部的皱纹依稀可见,橘黄色的灯光映照着这张脸,稍显憔悴。

  看女人幸福与否,从脸上就可以看出。我隐约觉得郭月美是一个岁月曾给过她太多苦难的女人。有了这样的想法,我竟不着边际地对她多了一分同情,想一想真是奇怪。其实,是乡情让我不由得对郭月美多了一分猜测和怜惜。

  酒过三巡后,酒桌上的局势开始乱了阵脚,设饭局的朋友一时也难以掌控。大家各司其主,寻找敬酒的对象。挨着郭月美坐着的一个中年男人,一脸红柿子样,不大的一双眼睛似睁不睁。他举着一杯酒,对郭月美说,妹呀,你真漂亮,哥敬你一杯酒!

  我看到郭月美也站起,笑吟吟说,谢谢!然后干了一杯啤酒。

  中年男敬完酒后,没有坐下,他又给自己斟上酒,一手端杯,一只胳膊从后面揽着郭月美的腰。我见郭月美一扭,躲闪开中年男那只胳膊。

  中年男说,妹呀,你躲啥呀?以后有事找大哥,黑白两道全能摆平。郭月美极耐心地点头。中年男还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被郭月美打断说,大哥,你先坐下,我得敬我们老乡一杯酒。说完,便端杯向我这边走过来。

  郭月美主动递给我一张名片后说,发弟,郭姐今天特高兴,你是红房子的呀?太巧了,我们是一个县的,以后可要常联系呀!

  我说,好的,郭姐。就碰了杯,各自干了一杯。

  郭月美归回自己的座位后,我瞄了眼她给我的名片。名片上介绍,郭月美在一大型商场经营女装品牌。

  这天的晚饭结束后,在酒店门口我问郭月美,郭姐,你家在什么地方住?

  郭月美说,在黄河路香舍俪苑。

  我说,郭姐,我们一个方向,我打车先送你。

  我拦辆出租车,和郭月美坐了进去。车到香舍俪苑小区门口,郭月美下去,回头对我说,谢谢老弟,改日姐请你吃饭。

  我摆摆手。香舍俪苑是这个城市的富人居住区,看来郭月美的生意不错。要知道,我至今连个普通小区的房子都没买上,30多岁了,连女朋友都不敢处。

  这以后不久的一天下午,我正在编辑部审一小说稿,放了静音的手机忽然呜呜地响起来。我接了电话,是郭月美。她约我晚上吃饭,说在她们商场附近,新开了一家清真菜馆,非常火爆。清真馆的招牌菜是扒羊脸儿,想去品尝一下。

  下了班,走出办公室。初春时节,尽管阳光满地,但外面的空气还有些清寒。站在街上,有一缕缕冷风水一样漫过来,我抖缩着身子,等了很久才打上车,去了郭月美说的那家清真菜馆。走进菜馆,见郭月美早到了,并选了靠窗的位子。

  我和郭月美相对而坐。不一会儿,一个很大瓷盘子盛着的扒羊脸儿便端上桌。郭月美对我说,这里人多,不适应喝酒说话,我们饭后去K歌,边唱边喝边叙乡情,好不?

  盛情之下,我点点头说行。

  羊脸儿的确好吃,肥而不腻,香嫩,且有嚼头。喝下一碗色白如奶的羊汤,额头上就沁出了汗珠儿。郭月美递给我面巾纸说,你喜欢吃,郭姐就高兴。

  饭后,郭月美执意买单,然后我们离开了这家清真菜馆。

  外面正下着雨,雨不大却密集,天地间连成的一道道雨帘,在风中忽左忽右,看起来挺有趣味。这场春雨彻底洗刷了一个冬天的污浊,城市里一下有了春的清新气味。

  到歌厅后,我们选了一个小包厢坐下。郭月美随后又站起身,我知道她要去歌厅内的超市买食品。我急忙拦住说,郭姐,歌厅的花销我来吧!

  郭月美把我摁在沙发上说,老弟,你上班挣那两个钱不容易,郭姐好歹也算个老板,收入肯定比你高,不只今天,今后只要姐在,你就永远别和姐争。

  郭月美买了10个小瓶百威啤酒,还有薯条、爆米花、开心果,服务生帮着给送进了包厢。

  我们边喝酒,边谈论家乡,最后谈到了郭月美的叔叔,竟是我的小学班主任老师。

  酒至兴处,郭月美点了一首《老乡》唱起来……唱着唱着,她哭了,想必是想起闯荡省城多年的一些心酸往事吧。我也想起了故乡的爹娘,想起他们被庄稼渐渐遮没了的身影。

  郭月美过来安慰我说,老弟,我们奋斗吧!不要悲伤,姐当年在老家被那个读研究生的死鬼抛弃后,一个人来到举目无亲的省城,这个槛不也迈过来了吗。只要我们奋斗,就会见到那片迷人的海。

  郭月美喝了一口酒,又对我说,研究生算个屁,等姐赚了大钱,让研究生给我洗脚。说完,郭月美哈哈大笑。

  啤酒喝完,郭月美又买来10瓶。我们对着瓶喝,喝着喝着我突然把郭月美拥进怀里,哭着说,姐,我太孤独,天天想老家的爹娘呀!郭月美拍着我的肩膀说,姐在这个城市也如孤雁一只,无枝可栖。我们抱得更紧了。歌厅的沙发上,我们彼此抚摸亲吻。从此,我和郭月美的联系就多了起来。渐渐,我爱上了郭月美,虽然我没向她表白。月美给了我更多的温暖,女人的爱真像一座红房子,而我,就是红房子里炉火旁的一条四腿伸展的大狗。

  有一天,郭月美给我打来电话,让我去她的服装精品屋,说有急事找我商量,我如约而至。精品屋四周挂满了女士服装,屋内东侧拐角处放着一张宽大的老板台,郭月美坐在那里说,老弟,姐有事求你,我外县有一服装女客户,欠我10万元服装款,这笔账有三四年了。我明天凑巧有事走不开,麻烦你跑一趟,把钱要回来。

  我提示说,把钱打到银行卡上多快捷呀。郭月美说,那样是好了,关键是你把账号给她,总不见有款打过来啊!刚才电话里我告诉她了,明天我弟去取钱,必须提现金,免得她再往账号上推。

  第二天,我坐了5个小时火车到达A县。

  女客户是个胖子,一脸横肉,她阴沉着脸说,你姐这人呀,太不讲究!进她货时可以叫我奶奶,货到我手就不是她了,一天能打80个电话催款。说完,把10捆钱从办公桌上推给我说,钱是刚从银行提出来的,没打捆,每捆一万,你核对一下捆数就行,银行是不会差事儿的。

  我核对了钱的捆数,用报纸包裹起来,装进双挎肩背包里,然后,直奔火车站,准备乘傍晚的火车返回省城。

  排队买票的时候,我前面的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男人,不知因为什么推推搡搡吵了起来。胖子和瘦子同时撞到我身上,把我撞个趔趄,险些摔倒。我意识到不妙,解下双挎肩背包,果然被人划开了一个大口子,10万元现金不翼而飞,胖子和瘦子也眨眼不见了。

  我立即到车站派出所报了案,折腾了好半天,民警告诉我回家等消息。

  回来的火车上,我闷闷不乐,这件事该怎么和郭月美说,只好自认倒霉,我连夜向朋友告急,东借西凑了10万元,翌日,见到郭月美,我便把内有10万元的银行卡递给她。

  郭月美很是惊讶地问我,怎么带卡回来的呢?我便把失窃的前后经过讲给了她。

  郭月美听后手足无措,倒是没有责备和怀疑我的意思,挣扎好半天,郭月美有些无奈地说,咱俩这关系,我本来不能收的,我也知道你刚在省城落脚,没有钱。可是我要不收的话,一个是你不能同意,一个是老姐我也的确损失不起,我正等着用这钱周转呢。这样吧老弟,不管怎么说,事情是我求你做的,咱姐弟俩也别分那么清,我先收你5万吧,那5万你一定拿回去。

  我执意不肯,可是郭月美拉着我去了提款机,只提走5万。

  这件事之后,我心里一直愧疚,一个男子汉,不能为心爱的女人奉献什么,还让她遭受经济损失,怎么想心里都是不舒服,我就在工作之余拼命写特稿赚钱,希望在最短的时间里,补足那5万块钱。我整天奔波,找选题,采访,找发表渠道,半年下来,我头发长长了半尺,体重减少20斤,但是,兜里已经有了5捆人民币。

  这半年来我没跟郭月美见面,我真的想念她。但是我忍住了,我打算好了,等我攒足5万块,就去见她,再向她求婚。我的经验是,越是看轻钱财的女人,越看重情义。和这样的女人厮守一生是我的梦想。不过有一点让我不安,郭月美也没再联系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敢多想。我还是先做好我想要做的事情,到时候,她必然会看到我的真心。

  这天晚上我真的很放松,因为明天就可以去见郭月美。我洗完热水澡,躺在床上随手打开电视,调到一档法制频道案件追踪节目,主持人说出的一个名字让我大吃一惊。“日前南岗区警方破获了一起集团诈骗案,该案首犯郭月美常以老乡、同学、朋友为诈骗对象,设套骗钱50余起。希望受害者主动和警方联系,提供证据。”随后的电视画面上,我陆续看到了一脸横肉的女人、胖子和瘦子男人,最后是郭月美的那张脸定格在画面上。

  我发现,女老乡郭月美的脸越发沧桑了。

  我请了3天假,躺在床上,一张一张扔钱玩儿。我觉得这很好笑,真是太可笑了。

  又过了几天,我忽然接到警方电话。民警问,你认识郭月美吗?

  我说认识。

  民警说,根据郭月美供述,她承认诈骗你5万元钱,请你速来签字认领。

  我想了想说,她记错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接到警方电话那天晚上,我又做梦了,又梦见了那座红房子,与我忽远忽近。我知道,自己又开始想念故乡了。

  必须要说的是,那天晚上,我不仅仅梦见了那座红房子,还梦见了红房子顶上站着一只狼,清楚地记得,是一只绿狼。从红房子走出来的人,并不都是将军。

  (袁炳发)

上一条:刘万福案件 下一条:寻找安全区(中篇小说)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