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涉警题材文学作品>>正文

 

案外风云(故事梗概)

2015年01月23日 12:59 张嵩坡 点击:[]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4年09月01日09:25 来源:中国作家网 张嵩坡

  这是一个年轻领导干部发人深省的极具现实意义和教育意义的故事。

  1988年年关之前的一个下午,响河县原寨乡党委副书记望北方在处理一起矛盾即将激化的群体事件中,让他结识了“救驾”恩人王红章。望北方认 为,王红章在关键时刻能够豁得出冲得上,是一个非常好的“干部苗子”。被提拔成为副县长后,望北方在县领导层多方游说,破格将王红章招录为正式的国家干 部,进而将王红章提拔成为县监察局的副局长。

  2008年春,被称为响河县一号工程的响河大坝开工之前,王红章又为在几年之前丧偶的望北方介绍了一个让他神魂颠倒的美人刘灵仙,这更让王红章与望北方的关系铁上加铁。

  滨江市检察院检察长何水清接连接到三封望北方的举报信,说他在响河大坝筹建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市委书记王明林当即决定将望北方的任命文件压起来,暂不下发,要求检察机关尽快调查望北方的问题。

  反贪局长汤清丽,自幼家境贫寒,上到初二,因以打渔为生的老父亲的一场大病辍学回家。时任县委书记的望北方之父望文先慷慨解囊,不仅资助汤清丽继续她的学业,甚至连她家的基本生活都挂在了心坎儿上。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汤清丽毅然接手了恩人的案件。

  政绩卓著的望北方,不仅在被市委决定破格提拔的关键时刻,被检察机关查办,而且还令人匪夷所思地遭人下毒,危在旦夕。

  望北方突然遇害,这下子可急坏了望北方的铁哥们儿、通达黑白两道的王红章,他安排喽啰们肆意“抓捕”、折磨他们的怀疑对象,一下子搞得响河县城人心惶惶,草木皆兵。

  公安机关在侦破望北方遇害案件上遭遇瓶颈,就在局长邢星辰被迫撰写辞职报告的时候,刑侦科长告诉他案件已经破获,原来是两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所为。

  大难不死的望北方觉得,决不能坐以待毙,即带重金去见父亲曾经的秘书、现任市委书记王明林和主抓组织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凌志先。凌志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并给他撑腰打气。王明林则恰恰相反,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王明林觉得查办望北方的案件,肯定会让正在紧张施工的响河大坝蒙受损失。想找个更加恰当的理由,让何水清撤回专案组。正在这时,凌志先正好前来 找他,要求将汤清丽“提拔”到煤炭局任党委书记,并亲自出席了汤清丽的就职大会。会上,凌志先假惺惺地对汤清丽进行了一番吹捧之后,要汤清丽发言。不料, 汤清丽的发言刺痛了争强好胜的凌志先,导致凌志先血压飙升、突发脑溢血,被紧急送往医院。

  事已至此,何水清驱车前往省检察院找蔡明扬检察长商量对策。经过多方努力,将汤清丽调到省检察院反贪局,任副局长,并将她重新派回到响河,继续领导查办望北方的案件。

  无奈之中,望北方又带着重礼去找凌志先,让凌志先找其岳父、省人大吴副主任,要求拿下汤清丽,未果。望北方又亲自带着重礼——存款单去找吴副主任,称汤清丽在办案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被吴副主任撕了存款单,骂出屋门。

  原来,为了让汤清丽对他网开一面,望北方带着一个想当党委书记的乡长送给他的价值几十万元的金佛爷,企图贿赂汤清丽。汤清丽立即秘密将金佛爷上缴到市检察院的纪检组,并再三请求郭组长为她“保密”。

  望北方带老人到医院看病,医生竟然说老人的疯病是小事,关键是老人的肝坏了、肾坏了,得赶紧做肝肾联合移植手术。

  美妻要别墅,让望北方觉得比登天还难。正在这时,王红章带着意欲承包响河大坝工程的包工头王成之,送来了一张200万的存款单!望北方执意要将存款单退给王成之,刘灵仙只好对王成之“暗送秋波”,让他拿走了存款单,然后又乘机要回了那张200万的存款单。

  望北方再次要求退回那张200万的存款单,刘灵仙执意不肯,望北方拗不过让他神魂颠倒的美妻刘灵仙,只好默认。当刘灵仙说望北方已经用王成之的80万为母亲治好了病,说他实际上已经犯了罪了。这让望北方紧张、惶恐、惊慌不已。

  尽管汤清丽等人在紧锣密鼓地查着案件,可望北方仍然把响河大坝的建设挂在心上,每时每刻都在关注着大坝的工程质量和施工进度。为此,他还顶着被查案件和前途未卜的巨大压力,把铺盖卷儿搬到了工地,直接参与大坝的工程建设,并且还为此受了伤,做了手术住了院。

  一天深夜,为了给汤清丽施加压力,望北方把她约到了他的办公室,面对面地要求对他网开一面。激烈的冲突使望北方的情绪失控,将汤清丽掐昏。

  郁闷至极的望北方,寻找托辞,向王明林书记请了假,秘密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半个来月,思想他的前前后后。当汤清丽再次见到他时,他满头的乌发竟然完全变白了!汤清丽把望北方头发完全变白归结到她的身上,自责不已,便托辞请假,回家“歇工”去了。

  尽管汤清丽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跟铁桶一般,但时间一长,连家居深山的小姨也知道了。小姨不放心,跑了大老远来找她,让她跟她回家,汤清丽死活不 肯,第一次和被她视为生母的小姨起了冲突。因为她多次听父亲说,她不到满月生母就去世了,是小姨把她养到了四五岁,才还给了她的父亲。

  为了打压举报人王发之的“嚣张气焰”,王红章与王成之想出损招,让王成之将哥哥王发之告上法庭,要求将父亲的4500万遗产按照三份分割。然 而,合法的继承人只有王发之、王成之弟兄两个。原来,老人正是为患了肾病的王成之摘了一个肾而魂归西天。又因为老人为他摘了肾,才得以让他生了儿子。他不 知羞耻地说他的儿子是父亲的肾生成的,他的儿子,也算做是他父亲的儿子!

  案件判完了,谁料想,赢了官司的王发之又来劲儿了,他把一幅祖传的古字画送给汤清丽,欲让托辞请假的汤清丽再回办案一线,遭到汤清丽婉言拒绝。

  望北方的母亲何桂贤老人的肝病肾病治好后,疯病却又加重,只好又住进了精神病院。疯疯癫癫的母亲要望北方去寻找他的姐姐。孝顺儿子望北方不敢违 拗,几经周折,最终找到了与他特别相像的黄英子,让黄英子“冒充”他的姐姐。疯疯癫癫的老人竟然真的把黄当成了自己的女儿,疯病一下子好了,就“痊愈”出 院了。不料,在“女儿”为“母亲”剪指甲时被老人识破,因为女儿右手小指的末节在出生时就被老人咬掉了,而黄英子的小指却是完全的。惶惑之中,老人扒开黄 英子右耳后边的头发察看,结果她耳朵后边的“黑痣”和女儿的黑痣也不一样,老人情断义绝地将黄英子赶出了家门。

  案件越查越深入,为了将响河大坝招标之时的相关证据搞到手,王红章一而再再而三地潜入到响河县水利局的档案室,盗窃、复印有关证据,被谙熟案情的汤清丽一一识破。

  在汤清丽等人欲找举报人王发之核实证据之时,喝醉了酒的王发之大侃腐败,屡屡点中导致腐败的要害,并提出了一此似乎相当不错的反腐败的新点子和新思路,让办案人员相当感慨。

  汤清丽的查案工作多有不顺,儿子竟然被人硫酸泼身,差点致残。案件破获,原来是王红章所为。王红章被捕入狱,在受审的时候,他突发胃穿孔。为救仇人王红章,汤清丽献出了自己的鲜血,让王红章好不感动,配合专案组,交代了他所了解的望北方的问题。

  响河大坝胜利竣工,然而,就在大坝竣工的当天,响河流域就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特急暴雨,冲垮了响河大坝。望北方远赴边疆,抓到了包工头王成之,并将他从边疆带回内地交给了公安机关。

  为了应对专案组的查案工作,望北方给王成之打了一张280万元的“借条”,并标明此款已于2008年4月1日前还清。为保险起见,刘灵仙又在望北方的“注解”里加了一个“乙”字,最终专案组弄清了事实真相,此款望北方根本就没有还给王成之。

  心系别墅的刘灵仙在得到望北方的默许之后,拿着王成之的200多万买了别墅。

  送了金佛爷也没能让专案组的查案工作停下来,破罐子破摔的望北方将汤清丽告到了中纪委,告到了最高人民检察院。

  以省院刘检察长为组长的汤清丽受贿案件的专案组抵达滨江,汤清丽想向专案组说明情况,铮铮铁骨的刘检以举报人还没见着为由,拍案而去,将汤清丽一个人晾在了会议室里,让汤清丽掉下了一串辛酸的泪珠。

  被查对象汤清丽非常郁闷地找到望北方,说她想写本书,问望北方到底后悔不后悔。最终她说服了望北方,向她初步交代了犯罪事实。汤清丽利用被隔离 审查的绝好时机,一气呵成,写成了一部二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钱毒伤人》,未及付印,就拿给望北方看,对他产生了极大的震撼,也为他彻底交代问题和揭发他 人奠定了好的基础。

  事实终于弄清,望北方送给汤清丽的金佛爷,汤清丽早已上缴给了市检察院的纪检组,汤清丽恢复工作。省院检察长蔡明扬告诉汤清丽,说省纪委准备调查凌志先的问题,让汤清丽注意配合,汤清丽欣然应允。

  办案过程中,专案组却莫名其妙地丢失了一份至关重要的案件材料。最后查清,是小胡所为。他以为汤清丽平时对大家要求极严,自己却收受望北方的巨 额贿赂,认为她耍了弟兄们,就伸出黑手,接受了王红章送给他的5万块钱,并因此而出卖了与他朝夕相处的同志们,当起了内奸,多次为王红章和望北方提供查案 “情报”。

  刘灵仙畏罪潜逃之后,秘密住进了彩虹小区,不日,被专案组抓获归案。

  大坝溃垮了,望北方开始反思了,他要弄清楚大坝为什么溃垮了。当初,在响河大坝招标之前,王成之三番五次请他吃饭,给他送礼,给他送女人,他都 没有接受,并被他骂得狗血喷头。最后,他母亲被查出患了肝病肾病之后,万般无奈,只好用王成之的80万为他母亲做了手术治好了病。就这样,王成之为了把工 程搞到手,趁刘灵仙逼他要别墅之机,又给他送了200万。这才让望北方明白,就是因他花王成之的钱太多了,最终才导致大坝溃垮了!

  神使鬼差,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汤清丽竟然是望北方30年前被洪水卷走的亲姐姐!汤清丽利用其和望北方的姐弟关系,苦口婆心,最终说服望北方大胆揭发了凌志先卖官受贿的犯罪行为。

  专案组最终基本查实了望北方行贿受贿的犯罪事实,案件的初查工作宣告结束,随即对望北方立案侦查,最终让他踏进了监狱这让人生畏的冷酷之门……

  (《案外风云》,张嵩坡著,作家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

上一条:小说连载 Adrian (第一章第一节) 下一条:刘万福案件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