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非公安文学评论>>正文

 

把文学研究当作一种修炼——读许海《第一项修炼:二十年文学作业》

2016年10月29日 21:55  点击:[]

把文学研究当作一种修炼

——读许海《第一项修炼:二十年文学作业》

在给学生讲文学理论课的时候,有学生问,专科生学习文学理论,本科生也学习文学理论,硕士生、博士生还学习文学理论,有的教授、博士后以及有关专家一生一世都在专门研究文学理论,这些人学习、研究文学理论有什么不同呢?我记得我的回答是,一般的专科生学习文学理论,是了解文学理论的最基本的常识,本科生把文学理论当作自己的专业学科,研究生把文学理论当作自己的研究方向,那些一生一世专门研究文学理论的教授、博士后、专家则把文学理论当作自己的职业,当作谋生的手段,再进一步则把对文学研究看作自己的事业,进而融进自己的血肉,化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直至皓首穷经把文学研究当作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和毕生追求。在读许海的这部《第一修炼:二十年文学作业》的过程中,我欣喜地感到我当年这么随口一说,竟在这里得到了印证,心中的喜悦自不待言。

时至今日,人们怀着各种不同的目的研究文学,由于研究的目的不同,研究的角度也就各不相同,如从哲学的角度、政治的角度、经济的角度、文化的角度、语言的角度、心理的角度、性别的角度,甚至从理财的角度、化妆的角度、医疗的角度、园林的角度、草木花卉的角度,当然还有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文学审美等诸多角度。许海研究文学则与众多研究者不同,他把这种研究视为自己的“第一项修炼”,就是说他是怀着人生修炼的目的来研究文学的。在这种研究目的的映照下,学业的目的、职业的目的、功利的目的、晋升的目的统统没有了,为此,他为自己的著作加了一个特别不同的显现自己谦逊态度的诠释:“二十年文学作业”。

读许海的这部著作,不能不好好读他写的“前言:用文学擦亮心灵的镜子”。作者写道:“从实际的生活日用来说,在时代变迁的宏观环境下,文学的作用确乎不大,但对我来说,这却是自我发现和思想启蒙的开端,是精神发育和心灵成长的起始”,“文学走廊里无数栩栩如生的艺术形象在无声召唤,在其中还有盈乎天地间的‘浩然之气’,‘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义利选择,又或‘忍把浮名,换来浅酌低唱’的人生交换”,作者从中“领略到了一种叫做‘风骨’的力量,体验到他们在努力捍卫的某种尊严和信念”,“更重要的是,在其中,文学为我创设了进入情感世界,继而提升精神境界的通道。透过作品神奇的想象、瑰丽的语言、质朴的思想,隐然感到人物在和自己进行心灵对话,无数悲欢离合等待有情有义的心灵去体验分享,思想在吸引人们进入它的领地。在不知不觉中,我在作品中迷失了原来的自己,逐步开始以新的眼光和思想观察世界,思考人生。”

作者把这称作“蜕变”的过程、“逐步发现自己”的过程、“告别过去”的过程、“以外力不断推进自己”的过程、“以内修不断拉升自己”的过程。作者说:“这一系列的精神体操,毋宁说是一种心灵的修炼过程,对我来说,文学帮助自己开始了人生的第一项修炼,它给我的远不是识文断字、表情达意那么简单,而是醍醐灌顶般的灵泉发现,是凤凰涅槃式的脑洞大开,经过文学的洗礼,世界上出现的是一个全新然而又仍不失本色之真的自己”。这是全书的纲,是作者研究文学的真情道白。

常言道,纲举目张。全书大部分章节的设置和材料的选择与运用都恰到好处地彰显着这样一个“纲”。开卷第一篇《张炎的雅词理论与创作实践》正是围绕着这样的“纲”展开论述的。张炎在词上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他的《词源》是一部权威性的理论专著,这为研究者提供了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展开研究的空间。许海撇开别的方面不予研究,独独选取张炎的“雅词”理论进行研究,这不能视为作者的随心所欲之举,而是受制于他研究文学的既定宗旨的深思熟虑的选择。“雅”者,合乎规范、高尚、不粗俗也。提起“雅”,我们自然会想起相关的词语,如雅观、雅号、雅静、雅致、雅意、雅兴、雅情、雅趣、雅学、雅士、雅言、雅语,以及儒雅、典雅、文雅、高雅、醇雅,等等。这些带有“雅”字的词语透露出的是与人的修养、素质、举止、追求。选取张炎的雅词理论作为研究对象,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乎学业、专业和研究方向的问题,而是另有寓意在。人生在世,做学问也罢,搞科研也罢,著书立说也罢,从政做官也罢,开公司当老板也罢,所有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说到底,都应该和人之修养、素质、追求联系起来。张炎论词的最高标准是“雅正”,即许海所概括的“立意高远、中和平正、醇厚简古、清虚空灵”。从某种意义上说,凡是涉及到古代文学研究的,几乎莫不是研究者用自己的思想去烛照研究对象,找到与自己思想契合并能够产生共鸣的东西,然后加以阐发,研究对象不过是研究者发思古之幽情的一个媒介而已,像许海这样把文学研究当作修炼的研究者来说更是如此。

在《〈声无哀乐论〉辩论双方理论得失评析》《嵇康的乐论思想来源及其魏晋玄学的关系》《嵇康乐论的内在矛盾》等篇,虽然作者并没有直接论述在“前言”中论及的研究文学的目的所在,但从中都可以窥见到“前言”中思想的蛛丝马迹。就是说我们从中都可以感觉到与“前言”相应和的思想,或者更准确地说,“前言”中所传达的研究宗旨大都渗透在这些篇目的字里行间。

“文学评论”部分共收文学评论文章17篇,是全书篇幅最多的,也是展现作者进行文学研究目的所在的有力佐证。评说《雷雨》改编及其评论的《艰难的转型》是一篇只有千把字的短论,但作者敏锐地抓住了作为市场主体的观众、作为经典捍卫者的评论者和改编者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指出:“如何在今后的改编中变雅为俗且俗中带雅,如何继续处理好普及与提高的关系,这些正是市场经济下文化市场发展所急需解决的重要问题”。这里又一次提及“雅”“俗”的问题,与“前言”中的思想一脉相承。

再如,在评《陈村亲情美文》的《情为何物》中,作者紧紧抓住一个“情”字展开评论。作者不喜欢那些“故作姿态的卖情”“夸张变形的调情”“矫揉造作的煽情”,而喜欢那些“在对平凡的日常小事的描绘中,在对轻轻的一颦一笑的捕捉中”的“对生活满腔的热情,对家庭满怀的激情,对儿女满腹的深情”……原因是这些情感是“普通而质朴的”“深刻而永恒的”,透过这样的情感,分明能够看到“一颗坦诚真率的心灵”,评论者关注的依然是人之“心灵”。在评论时作者指出,全书五集,“在《翻看自己》中坦言了自己,《在说点闲话》中品评论世界,在《呼朋引类》中指点了同类,在《在天地之间》中记叙了经历。无论在哪一辑,我们都可以体会到作者一以贯之的真情实感和朴素深沉的诚挚心灵。厌倦了貌似有情实则冷漠的种种把戏后,我们的心头在这时才掠过一丝暖意。真情之力,一致于此!”但评论者并没有止步于对陈村作品表现的情感的具体评论,而是进一步旁征博引,挥写开去,将评论一部具体作品所表现的情感,提升到一个新的更高的层面。评论者写道:“人类在获得了空前的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精神家园的荒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误解了情,或取消了情。前者把情简单化为欲,其结果无论是禁欲还是纵欲都远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情;后者则异化了人,把人当作机器,用冷冰冰的制度或人际关系窒息了人的生命激情。当人徒有欲,或人而无情时,则‘异于禽兽者几稀’了。此时,重新燃亮人类神圣的情感之火便是势在必行的了,因为人类的目的并不只是更多地生产,而是更好地生活。有人指出:从工具本体的建设转向情感本体的建设,正是未来人类发展的方向。”高明的文学批评家从来就不是就作品论作品,而总是在论述中一方面展开自己的真知灼见,另一方面则发见具有普遍意义的思想和人生真谛。这里虽然是引用别人的话,但明确提出“情感本体的建设”却弥足珍贵。

再如《〈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嘲笑》不只是列举了影片嘲笑的五个方面,而是进一步指出“减少对这些嘲笑的回想,降低对悲观的思考,寻求乐观大于悲观的精神疗效,倒可以成为一种比较适合生活的适用方法。”

同样,《发纤秾于简古,寄至味于淡泊》通过对刘家科散文与书法的评论,最后指出“在对刘家科先生的书法和散文的赏析中,我们看到的是刘先生驻足于平淡和自然之间的高雅纯正的个人志趣和静穆悠远的美学追求。”《诗魂书骨,大悲无缘》评论的是范曾的《吟赏丹青》。评论者说:“‘以诗为魂,以书为骨’,打通诗、书、画三门艺术。三者高度统一所构成的独特境界,是范曾绘画的显著特色。境界的阔大源于胸怀的阔大。”作者努力挖掘出范曾之所以为范曾的根本原因——“提倡秩序与个性的统一,主张以冷静的理智驾驭奔肆的热情,悟解佛家把至极的情感与至极的理智合而为一的‘无缘大悲’。或许,这种充盈于广袤天地之间的、内化于自身胸怀之中的‘无缘大悲’情怀是作者由书画家而国学家,继而思想家的终极原因吧。”

评论《李小龙传奇》也是着眼于“精神对于物质、理想对于现实的胜利”,指出“李小龙坚毅的个人追求、巨大的意志力量使他成为某种理念的象征——这也许是现在的人们依然崇敬他的原因。”对于徐延松诗词的评论同样着眼于通过作品体现出来的作者所具有的“革命者精神,建设者品质,思想者追求”。其他如评论38集京味电视剧《风车》、评论都市情感剧《人到四十》《媳妇的美好宣言》、评论亲情剧《咱家那些事》《大家庭》等,或者评论情感与道德力量,或者评论心灵的理性回归,或者评论和谐社会的家庭,或者评论时代变迁环境下的道德感召,或者评论心灵的成长。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评论始终没有离开“前言”中宣示的“用文学擦亮心灵的镜子”这样一个根本题旨。

这部著作的第三部分是文学创作,无论是直抒胸臆的诗作,还是记叙刻画夜渡中年女船主的散文,亦或发表对社会人生种种问题看法的论说文,都是作者个人情致的表达,都与情感、心灵密切相关,都是阐发心灵的有机组成部分。

这本著作收录了作者各类作品37篇,包括文学理论、文学批评、文学创作,而且这里所说的文学并不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严格意义上的狭义的文学,而是广义的文学;时间跨度从1994年的“一二·九”诗赛到2015年,长达二十多年之久。作者将这些表面看起来多少显得有点“杂”的文字辑录在一本书之中,并不是作者的概念不清,把这些文字凑在一起,不,完全不是这样。作者之所以这样做,根本的原因在于作者研究文学、写作这些文字、出版这样一本著作,是由作者在“前言”中所表明的宗旨决定了的。就是说,作者研究文学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学术研究,而是源自生命的一种内在的需求,也就是“用文学擦亮心灵的窗子”,是作者做的“精神体操”的一次成功显现和集中显示。很显然,文学研究已经融进了作者的心胸、血肉和生命,正像我们的呼吸起伏、脉搏跳动一样自然和必然.

上一条:我为什么还在读晓苏的小说 下一条:女性不能承受之痛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