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艺术(家)推荐>>正文

 

农民画家蜗居20年 一夜成名一幅画卖了70000块

2016年11月22日 15:14  点击:[]

凤凰卫视11月8日《冷暖人生》,以下为文字实录:

熊庆华:有庄家挡着吧,我其实在那边正写生,我儿子就拿着一个喷壶,对自己的嘴喷水,他们就说,哎,跟他老爸一样的,一个蠢材,这应该是别人对我最真实的一种评价。

我基本上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人,完全的异类吧,出去做工也做不长,游手好闲的人,他们因为懂得什么关系学嘛,门路多已经发了财吧。

记者:你还不如游手好闲的呢。

熊庆华:那绝对是比不上别人嘛,蠢材我们这边叫憨巴,再也不能有比这更低的形容人的了。

陈晓楠:在湖北仙桃市永长河村,有这么一个农民,过去的20多年里他几乎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个“留守青年”,因为他做过的临时工,几乎就没有超过10天的,每次外出打工,没几天他就耷拉着脑袋回来了,所以在整个乡村他是人人皆知的“不务正业”的“懒汉”、“神经病”,甚至有人叫他“蠢材”,是村民教育子女的一个反面典型。但就是这么一个全村都最瞧不起的“异类”,28年的时间里,他把自己关在一个很昏暗封闭的房间里,在没有老师也买不起画布颜料的情况之下,固执地坚持着一个在人们看来根本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念头,就是当个画家,让永长河村的村民们最终真的跌破眼镜的是这个村里最“没名堂”的“蠢材”,居然真的搞出了点儿名堂,而且被外界赋予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他们觉得特别陌生叫“中国毕加索”。

从小就有绘画天分 痴迷毕加索的立体主义

村民:画得丑,哈哈哈哈。

记者:你觉得丑啊?

村民:啊,刚才开始在那画啊画,画的裸体,外国姑娘的裸体,完后还画出了名,前天好些画搞个车子拖走,搞出了名搞大钱给他,有的画,画的蛮好,画的那乡下的景色。

记者:看不懂是吧?

村民:看不懂,我们老了。

村民:他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到外面去,摄个影啊什么的,就是在附近,骑一个自行车,转悠转悠拍一下,拍了之后就回来自己画。

记者:熊老师吗?

熊庆华:对对对。

记者:您好您好。

解说:初见熊庆华,他并非如想象中那么拘谨,熟悉他的朋友说,外界的认可让他比从前自信了许多。

熊庆华:没钱买画布嘛,直接把墙当画布。

解说:今年年初,熊庆华刚刚建起了一座新画室,完全由自己设计,就像西方童话插画里的小屋,和周围农村的房子非常不协调,突兀地存在着,带有一些童稚和超现实的味道,而这也正是熊庆华绘画作品的风格。

村民:叫我们看就像个乌龟形状,是不是,像这个家伙啦,学问又不高,就画画,画出名堂来了,这个跳舞吧,是吧,是跳舞。

记者:啊,那下面是什么?

村民:那个牛魔大王嘛,各种各样的东西。

记者:牛魔王啊?

村民:牛魔王,牛魔大王,好了,你们忙,我走了。

记者:你这些村儿里的人,有多少人来看过你的画儿?

熊庆华:经常吧,就是附近的人经常来吧,都来看,画成这个样子还能卖钱呢,都是这种反应。

解说:在村庄里打听熊庆华,村民们会认真地奉上一个词,你是说那个“画家”吗?但六年前当有些人称呼他“艺术家”,熊庆华知道那多半都是揶揄。

熊庆华今年40岁,1976年出生于湖北仙桃农村,6岁就喜欢上画画,熊庆华有一个大他八岁的表哥,称作三哥,三哥是个文艺青年,高考几分之差落榜后,回乡务农,80年代诗歌风靡中国,身处穷乡僻壤,三哥也梦想做一个诗人。

在村里三哥也小有名气,但不是因为写诗,而是他的一手绝活儿“挖山芋”,他总是能从野地里又快又好地挖到一筐山芋,每当惦记什么好书,他就亮出绝活,换两本书看,平时“山芋诗人”只能孤芳自赏,但他似乎很器重有些绘画天分的熊庆华,鼓励他要有理想,少年熊庆华懵懂地给自己找了一个理想,做画家。

中学时熊庆华的绘画天分被美术老师发现,老师说从未遇到过画得这样出色的学生,将来一定会成为“伟大的画家”,从此熊庆华对绘画更痴迷了,上课就躲在书本后埋头作画,但学习成绩从班里第一一泻千里。

熊庆华:我已经在学习上面找不到任何自信了,只有在绘画上面我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经常不自觉地拿一些在家里画的自己认为比较好的,然后就在他们的面前炫耀一下,让他们称赞一番嘛。

解说:学习不行了,但少年熊庆华却也拥有一名“铁粉”,同学雷才兵很崇拜他,熊庆华当时订了《美术大观》杂志,如饥似渴地自学绘画技艺,雷才兵还不时地临摹熊庆华的习作,到了初三,成绩一塌糊涂的熊庆华坚决退学了,回家专心致志当画家。

对90年代初的乡镇学生来说,考中专是首选的出路,不仅包分配还能端上铁饭碗,当时老师建议雷才兵报考分数较低的体育专业,但雷才兵早有打算。

雷才兵:我是很坚定地跟老师说,说我其实很早就决定了,我准备去考美术班,可能在初一初二跟熊庆华同班的时候,我当时可能就心里面可能会无意识地会埋下这颗种子。

解说:小伙伴上了美专,留在乡下的熊庆华在田野里汲取着养分,他对现实主义或者古典主义并不感兴趣,唯独痴迷于毕加索的立体主义,风格日渐抽象。

晃荡了三四年,村民们都认为他越画越像“鬼画符”“没名堂”,父母也对熊庆华彻底失望了,为了买颜料纸张,熊庆华没少和家里闹矛盾,缺钱了,他就去河里摸些鱼虾换钱,或者出去做几天小工。

熊庆华:我做小工,我要求最多不超过十天吧,就是感觉时间流逝了,生命浪费,我还觉得有种紧迫感,别人学画画的人在天天画画,我现在这么长时间没有画的话,肯定要落后别人很多吧。

女朋友因为忍受不了他 订婚前夕逃婚了

解说:1996年雷才兵中专毕业,如愿捧上了铁饭碗,在老家颇为风光,但因为学校不太需要美术老师,他被安排去教数学,从此和创作绝缘,那时他的兴趣已经不在画画上了,年轻人要么听摇滚,弹吉他,玩潇洒,要么南下挣大钱,反正生活中有趣的事多得很。

但除了画画,熊庆华心里却没有其他有趣的事,女朋友因为忍受不了他,订婚前夕逃婚了,此后熊庆华再也不跟相亲对象提自己爱画画了。

1999年,23岁的熊庆华和一个叫付爱娇的姑娘一见钟情,随后结婚生子,付爱娇温和内向,别人都说熊庆华是呆子,但她却愿意欣赏丈夫。

然而随着孩子长大,开销增大,付爱娇希望丈夫能像其他村民一样,出去打份长工。

万般无奈,熊庆华跟着妻子跑到深圳打工,经人介绍进了家工厂,在流水线上剥五金产品的金属毛边。

熊庆华:一个老头干过很多年了,他一天可以干几千个吧,我一天一百多个吧,觉得太伤自尊了。

剥一个就一分钱,当时是绝望了,就说没有任何创意的一件事嘛,就说就像一个机器一样,我就非常恐惧过这种生活,我干了三天呢,我就马上不干了,我就对我老婆说我以后永远,我即使饿死,我也不会在这种工厂这种流水线上上班吧。

解说:付爱娇劝丈夫再忍耐几日,但她越劝熊庆华越恼火,外人的嘲讽他可以装作听不见,但亲人的压力却是无可逃遁。

熊庆华:她对我吼了几句以后,然后就一个人躲在床上,呼呼地大哭,其实我越看见她哭,越恼火吧,我就越发坚定我自己要做一番成就给他们看看。可能当时我的心越来越硬吧,对我来说。

记者:为什么都这样了却不愿意妥协?为什么不能换一种生活去过呢?

熊庆华:他们希望我过的生活,在我看来是非常反感的嘛,我在外面打工,我就找不到任何一点自尊,任何一点觉得自己很高明的地方吧,觉得一生如果是这样的话,马上去死了算了吧。

解说:熊庆华固执地坚持他的骄傲,画画对他来说是庸常生活里的英雄梦想,深入呼吸和骨髓,不到一个月,熊庆华逃兵般地回到了村里,一回去他就躲进画室,用一扇终日紧闭的门阻隔一切。

熊庆华:好像这个周围世界排斥我,我就得以两倍排斥它,然后用一种暴跳如雷的形式进行发泄。

听一些比较吵闹的那种摇滚进行发泄啊,主要是迈克尔·杰克逊的那些歌曲吧,就是那几年成天放的就是那种东西吧。

付爱娇:我觉得他还是比较有自卑的,你不能说你家里面说挣不到钱什么的,说些伤心的话,说一个男人在家里没用啊,什么的这些话,你说啊说重了,说一句什么话的话,都怕伤他自尊心,那样一个人就真的就是完了,那人思想会想不开,他挣不到钱也没办法,反正只要家里几亩地啊,两个鱼池啊就行了。

熊庆华:还是有点自责吧,只不过隐藏在比较硬的外表之下,无所谓吧,我就是把自己放到最低吧,我就算我最无用吧,其实人至贱则无敌吧,就这个感觉吧。

上一条:张玉波书法 下一条:书道诗哲萧宽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