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艺术(家)推荐>>正文

 

从木兰故里走出的“武林高手”——刘世选

2016年12月24日 15:51 文/束继泉 图/朱煦勇 点击:[]

从少林弟子到警校教官

跨步、锁喉、拦腰、按头、跪膝。

眨眼之间,对手被牢牢控制在地上。掌声响起,有人发出惊叫声。

刘世选向学员表演的,是他自创的“一秒制敌”绝招。

“出拳的同时,必须眼到、手到、脚到、力到,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撂倒。手到脚不到,打拳不为妙。”他一边讲解,一边反复示范,不少学员迫不及待地模仿起来。

上周六,湖北警官学院武术教官刘世选没有休息,早早来到学院操场,为刚组建不久的学院武术队授课。前来“瞟艺”的,还有一支由退休教师组成的老年武术队。

20多年前,刘世选曾给一代伟人邓小平当过两年警卫员。这段特殊的经历,他很少当人提起过。今年8月22日,是邓小平诞辰112周年纪念日,最近陆续有几家杂志向刘世选约稿,要他写一写与伟人相处的难忘故事,一下打开了他记忆的闸门。

“打打拳还能凑合,写文章还真不是我强项。”上周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刘世选十分谦虚地说,当年有幸入选小平同志警卫班,主要得益于自己入伍前在少林寺学了一身武艺。

刘世选45岁,河南省虞城县人,出生在一个武术世家,从小就会一些拳脚功夫,经常利用寒暑假跟着家人走南闯北跑江湖,边卖艺边做一些羊绒生意。1986年,刘世选怀揣着积攒的一万多元钱,独自跑到少林寺拜师学艺,成为少林寺西院的一名俗家弟子。

从小争强好胜的刘世选,在少林寺如鱼得水,很快就在寺内各种比赛中脱颖而出,也渐渐有了些名气。一天早上,他在少林达摩洞练功回来,半路被东院的3名俗家弟子拦住,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与他一决高低。

面对挑衅,刘世选恭敬不如从命,很快就将3人一一打败。3人再次联手围攻,依旧是刘世选手下的败将,于是他们不让他走,喊来师父帮忙出气。从小打架、比武,还没输过,也没怕过谁,刘世选自然不逃避。没料这次碰上的少林武僧功夫实在了得,只一拳就将他打飞了两三米远。

在师徒4人扬长而去的大笑声中,刘世选忍着剧痛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此后,他不参与任何的比武活动,也不再抛头露面,而是每天清晨4点起床、晚12点收工,默默无闻、扎扎实实地练功。

将近一年后,刘世选前往东院,主动找到那名曾经打败他的武僧,想“作个了结”。对方不屑一顾地哈哈大笑,“你连一拳都撑不住,凭什么还来找我比武?”

刘世选并不辩解,默默找来4块砖撂在一起,大吼一声,猛地一脚踩下去,4块砖全部破了。众人一阵惊呼,那名武僧立即笑着抱拳施礼,“好功夫!不简单!都是同门师兄弟,咱们就没必要比了。”

后来,那名武僧成了刘世选的好朋友,直到现在两人依然有来往。9年前,刘世选从部队转业,成了警官学院的一名武术教官,那名武僧朋友不久后也在少林寺附近开了一家武术学校。

“武夫加教师,咱俩现在干的活依旧差不多。”刘世选说,前不久两人还在电话中相互调侃过。

“小和尚”住进大首长家

当兵入伍和到北京当首长家里的警卫,于刘世选都属偶然。此前,他打算在少林寺待一辈子。

1990年初,刘世选代表少林寺参加河南一个武术比赛后,回到家里去看父母。征兵政策当年正好改革,首次由冬季征兵改为春季征兵,毫无准备的刘世选被村里临时拉去凑人数,结果顺利过关。

起初,刘世选并不打算去当兵。“学了一身武功,说不定在部队能有用武之地。”这样一想,他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刘世选本来要去的部队是昆明某高炮旅,没想到临行前却意外收获惊喜。在县武装部等待新兵转运时,刘世选闲得无聊,忍不住施展了几下拳脚,刚好被北京卫戍区前来接兵的负责人发现。这名负责人不动声色地走到刘世选跟前,冷不防给了他一个下勾拳,刘世选本能地紧急防卫,并顺势将对方放倒在地。

就这样,刘世选的人生航向很快切换到北京首都,成为一名“御林军”。由于有少林功夫垫底,3个月特训过后,刘世选在全团3000多人的层层选拔中,以综合素质第一的成绩,同另外4名战士一起,被派往“重要首长”家里当警卫员。

“我们几个新兵当时并不知道要去给哪位首长当警卫,也不敢问。”刘世选说,第二天早上,警卫班紧急集合,班长告知首长要来,几个新来的警卫员既紧张,又期待。刚列队完毕,便听到一声洪亮的“大家好”,刘世选这才发觉迎面走来的是敬爱的邓小平同志。

小平同志当时已经86岁高龄,但依旧精神矍铄,步履稳健。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的大首长,一下出现在眼前,刘世选万分激动。

和警卫员一一握手后,小平同志和大家一起吃早餐,稀饭,油条,咸菜,与大家没任何区别。小平同志谈吐风趣,平易近人,边吃早餐边问每个人的基本情况,然后笑着说:“你们都会武功,知道海灯法师么?我看过他的表演,功夫好得很呐!”

“知道,知道。”话题一下拉近了,警卫员们也不再拘束,开始争先回答首长的提问。

小平同志虽然日理万机,但依旧经常抽时间到警卫班来和大家拉家常,每次总是谈笑风生。有时,他还刻意留在警卫班与大家一起吃饭。小平同志少量喝酒,对烟很偏好,有时来了兴致就给警卫员每人发一支烟。刘世选刚开始不敢接,小平同志就开玩笑说,“抽一支好玩,保证你不会上瘾。”

一次周末,小平同志又来到警卫班,不巧班长出去办事了,几名警卫员一下显得有些慌乱。

“我不是来找你们班长的,我是来找小和尚的。”见大家一愣,小平同志连忙补充,“听说你们中有一名少林寺高手啊?”

刘世选立即明白过来,他连忙跑过去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我曾经在少林寺练过几年武术。”

小平同志连忙拍拍他的肩膀说,“不错,不错,都练过些啥子功夫?”刘世选如实汇报后,小平同志接下来讲许世友与少林寺的故事,大家听得津津有味。

在警卫员眼中,小平同志是位和蔼可亲的邻家老大爷。虽然警卫班有严格的纪律要求,但小平同志往往主动打破一些“禁忌”,闲暇时和警卫员们打桥牌,自己输了也照常贴纸条。小平同志还把自家地窖里的钥匙交给警卫班班长,叮嘱大家可随时分享里面的水果等物品,如果不去拿,他反而会生气。

刘世选说,不仅小平同志对大家很好,他的家人也从没把警卫们当外人。刘世选虽然与小平同志的夫人及子女交道不多,但每次看见他们迎面走来,总是满脸微笑,十分亲切。

小平同志教我打太极

第一次与小平同志单独相处,是1990年6月的一天早晨,刘世选印象深刻。

此前一天,刘世选刚刚在全师格斗大比武中败给对手,脸上被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这点小事,不知怎么被小平同志知道了,他立即来看望。

“小和尚,吃了败仗就没脸见人呐,不起床啦?”小平同志熟悉的声音飘进来时,刘世选正独自躺在宿舍床上怄气,没参加早上的集体出操训练。刘世选急忙翻身下床,很尴尬地敬了个军礼。

“快坐下,快坐下,这伤好点没有,还疼么?”小平同志望着刘世选脸上的伤疤,心疼地问。刘世选连忙说不疼了,小平同志笑着说,“不疼就好,要想不吃败仗,就要有一身真正过硬的本领。”

一番交流后,小平同志主动提出,等刘世选身体恢复后,将亲手教他打太极拳。因“败”得福,刘世选激动得一夜未眠。

小平同志说到做到,几天后的一个周末,他特意来到警卫班,点名要看“小和尚”表演少林拳。刘世选鼓足精神打了一套罗汉拳,小平同志连声叫好,并说:“不仅要精通少林拳,还要学一学太极拳,如果将来到部队当武术教官,会大有用武之地。”

从此,小平同志就成了刘世选的太极拳老师,不仅一招一式亲自示范,还十分耐心地讲解太极拳的渊源和文化精髓。刘世选自然万分珍惜,学得异常认真,有时一天与小平同志单独待四五个小时,就连班长也十分“吃醋”,羡慕不已。

在学打太极拳的同时,刘世选也逐渐从小平同志的教诲中,理解了太极拳“刚柔相济、大巧若拙、以意击人、善战不怒”的真谛。尤其是小平同志在实战中总结的“见棉用针、遇钉用锤”的制敌拳术,让他受益终身。

打拳之余,小平同志还结合自己南征北战的经历,教刘世选如何当一名合格的警卫,“遇到状况,不动声色悄悄处理,不是万不得已别扰场。”

根据小平同志教的一些方法,刘世选逐渐摸索出自创的“一秒制敌”绝招,无论对方是否有心理准备,他都能够瞬间将其放倒在地,并牢牢控制。这个绝招,刘世选已多次在警官培训班上传授,并被运用到实战中。

刘世选说,很多人只知道小平同志桥牌打得好,并不知道他是一位太极拳高手,也极少有人知道他还会武术。因为与小平同志曾经“过招”,刘世选知道其功夫颇深,就是在老人家80多岁时,也并不见得输于一个练了几年拳脚的年轻人。

一位专门研究邓小平理论的武汉某高校教授,从刘世选口中得知邓小平会武术后,感到非常惊讶。此前的史料中,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披露,他于是对这一领域的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打败萨马兰奇两保镖

自称“一介武夫”的刘世选,这半辈子与很多人比过武,让他觉得很风光的,是自己曾经打败过萨马兰奇的两名贴身保镖。

给小平同志当警卫期间,刘世选还曾被“借”出去,给来访北京的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当了一个月驻地警卫。那是1990年8、9月间,正值北京亚运会。

射击、攀爬、格斗、武功演练及英语口语等多项比赛后,刘世选作为中央警卫师高级护卫选拔赛的冠军,率5名武功高强的战士入住北京饭店,执行萨马兰奇带领的北京亚运会观摩团的驻地安保任务。

萨马兰奇对中国功夫十分感兴趣,入住北京饭店第二天,就特意邀请中国警卫班与他的随行保镖团队切磋武艺。作为班长,刘世选自然首当其冲。

第一个对手是泰拳高手格桑,他冷不防以一个凶猛的飞膝,直撞刘世选面部,刘世选急忙以一招“野马分鬃”应对,将其重重摔在旁边的沙发上。尽管胜了,刘世选还是冒了一身冷汗:出手未占先机,险些丢了颜面。

接下来的对手叫柳生河上,此人受过日本柔术大师樱庭和志的指点。刘世选使的是少林功夫,这次他没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以一连串的重拳重腿加摔擒,很快便破解了柳生河上的必杀技“三角绞”,将其撂倒在地。

“中国功夫OK!中国功夫OK!”萨马兰奇带头鼓掌,连连叫好。切磋就此结束,萨马兰奇的保镖们不禁心服口服。自此,萨马兰奇和他来自各国的保镖集体拜师,要刘世选利用闲暇时间在饭店顶楼的空地上教他们学太极拳。

“萨马兰奇学得特别认真,他对自己的要求几近苛刻。”刘世选回忆,他告知打太极拳的移动摆脚的角度约为30度后,萨马兰奇第二天硬是拿来三角尺量准确,画好线后反复转摆,像小学生一样“不越雷池半步”。

刘世选说,邓小平和萨马兰奇两位老人的共同点,就是为人特别慈祥、做事特别认真,这促使自己在今后的军警生涯中养成了认真处事的好习惯

一笔最宝贵的财富


“小平同志的教诲是我此生最宝贵的财富,传授中国功夫将是我一辈子的事业。”在为某武术杂志撰写的约稿中,刘世选这样表达自己的心声。他说,对小平同志的崇敬与爱戴,让他更加热爱武术传播和教学事业。

1992年5月,刘世选被调离警卫班,他遵从小平同志对他的希望,放弃到北京市公安系统工作的机会,选择到条件相对艰苦的青海某部队任武术总教练。在那里,他把太极拳引入到部队平时的训练中,成功带出了著名的“高原第一连”。

1997年2月19日,小平同志不幸逝世。当时刘世选在80761部队担任勤务连连长,他第一时间给小平同志曾经的秘书打电话核实情况,电话那头传来抽泣声。放下电话,刘世选心里一下空空的,他关上门蒙着头睡了两天两夜。

就在那一刻,刘世选决定报考军校,他要到军校去传授武艺,这样才不辜负小平同志对他的厚望。当年9月,刘世选考入位于武汉的第二炮兵指挥学院,2000年毕业时留校当了一名武术教官。边教学边研究,经过努力,刘世选成功把太极拳、格斗、跆拳道等变成为学院的专业课程,央视军事频道曾两次专题报道其事迹。

2007年,刘世选转业到湖北警官学院工作,依然担任武术教官,主要以培训授衔警官为主,学生遍布全国各地的公安机关。刘世选转业时是副团级,现在的警衔为一级警督,而其很多学生都比他警衔高,不少人还担任厅长、局长等要职。

刘世选虽然以这些担任要职的学生为骄傲,但他从不以老师自居。他始终把自己当成一名普通的武术教官,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之中。他创立的中国军警拳法推广研究中心,成功地将擒拿格斗教学普及到公安工作一线,他个人也多次获得“五式太极拳全能总冠军”等荣誉。

“趁还年轻,多干一些自己想干的事。”这是刘世选长期主动加班加点的理由。2016年11月28日,湖北省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依据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下发红头文件批准成立“湖北省武术协会太极健身研究会”,聘刘世选老师为第一任会长。对于未来的构想,他已然成竹在胸。



 

上一条:祝宝文:“文学志愿者”——任蒙 下一条:泼洒翰墨人生 展现剑兰情怀--“翰墨剑兰”书法展今在京开幕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