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安文学评论>>正文

 

王仲刚影视剧创作论:绚丽多姿的造型艺术画廊

2017年12月08日 11:47 杨桂森 点击:[]

 公安文学,因其触及到当前社会生活中的许多重大问题,涉及到人的道德、精神面貌,描写人类复杂的命运,尤其是展示出在罪与罚,正义与邪恶的蹇辛交战中,表现我公安干警特别是刑警波澜壮阔的生活和剖视犯罪的社会性根源的文学作品,赢得了广大的读者群,显示出这一独特的文学样式的纵横捭阔的生命力。

可以这样说,公安文学的发展也造就了公安系统一大批业余作家,他们游刃于各种体裁的创作领域中,小说,报告文学、影视剧作、诗歌、散文无所不包,从而显现出了公安文学的丰富的蕴藉。随着港台警匪片、枪战片的冲击,与电影、电视等综合艺术息息相关联的剧本创作作为一方阵地也很大程度地占领了国内的文化市场,给人们消遣,也给人以审美的愉悦,在新时期公安文学影视剧本创作中,河南业余作家王仲刚近几年来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本文试图评介他作品的艺术特色,兼及公安影视剧作的发展态势。

王仲刚,19531月生于风光如画,山川旖旎的河南省固始县,笔名柳成行,1971年开始当铁路警察现任郑州市铁路公安局刑事侦察科科长。20多年的铁路刑警生涯,为他的文学创作奠定了坚实的根基。

1984年起,王仲刚开始了他的漫长的文学创作之路,这年他与人合作了七集电视系列剧《铁道刑警队》后由武汉电视台与郑州铁路局联合录制成电视系列剧,(拍摄两集后因故下马)1988年,他创作了电影文学剧本《风流警察亡命匪》,由珠江电影制片公司制成同名影片,1989年由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在国内公开发行,后又在五个国家和地区公映,这是国内第一部铁路刑警故事片,公映后,观感甚佳,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也为他坚持业余创作注入一股如泉迸涌般的激情,创作从此走向鼎盛时期。

  1989年王仲刚创作了两集电视剧《鸡公山疑案》,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录制并在许多省、市电视台播放。此外,还先后创作发表了三集反映黎族风情的电视剧《黎乡月》,二集电视剧《神秘女赋》、电影文学剧本《金心大搏杀》、《英雄血战飞虎帮》(原名《带伤的刑警》)等等,在公安影视文学创作的同时,他还创作发表了《泡影》,《金锁六枝梅》、《父亲》等中短篇小说、散文20多篇。198912月,王仲刚先后加入郑州市作家协会,中国铁路文学艺术工作者协会和中国作协河南分会,成了一个在地方乃至国内较有影响的剧作家。

作为一个有,20多年警龄的公安文学作家,王仲刚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注意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和艺术修养,在知识的广阔海洋里尽情遨游,蒹葭并举,吸其菁华,养其精锐,几年中,他先后参加了中国逻辑与语言的函授学习和郑州大学夜大学法律系的学习,丰富的知识,执着不懈的追求,在他的本职工作和业余创作中放射出巨大的能量。他常常用前美国总统卡特的名言为什么不是最好的?”来责问自己,因而在经历了曲折和坎坷之后,他获得了可喜的成功,他的名字连同他的作品被收人《中国当代青年作家名典》。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也是王仲刚影视剧创作的最基本的观照体系。作为一个作家既要能站进生活,也要能跳出生活,使作品成为生活的全息影像,才能使作品更加显现出鲜活之趣,王仲刚的影视剧作品便是他20多年来铁路警察生涯洁光片羽般的折射。

在影视剧文学创作中,形象是主宰作品思想、内容的一切,生活中的每个人,包括我们自己,都有其特定的心灵历程,都有其性格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而各色人等的生活经历往往构成影视剧的情节与人物思想基础的素材,对剧中人物命运的把握,是作品成功的关键之所在。

  着力于当代刑警形象的塑造,是王仲刚影视剧创作的一大特色,他的作品成功地塑造了宗民、岳程等新时期最可爱的人民警察的艺术形象。早在1988年创作发表的电影剧本《风流警察亡命匪》中,他就把刑警作为现实生活中的人、社会的人、世界的人这个文学正是人学的高度,着意刻画了一个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蹒跚前进的老刑警宗民的艺术形象。宗民是个干了大半辈子公安的老刑警,他年青时也曾渴望着轰轰烈烈、沸沸扬扬的日子,然而按他自己的话说:一没机会,二没遇贵人,几十年操练也未能圆他当刑警队长的人生绮梦,在这次追剿北上支队可以显示其身手的侦破组里,他只能是年轻的马队长的助手,而这位马队长对他又是那样的不屑一顾,作为一个老刑警,他的心情可以说是五味俱全的。尽管这样,他还是默默无闻地工作,机智勇敢地同犯罪分子作斗争,终于全歼北上支队特别是当他得知匪首是他爱妻的表姐时,他断然摒弃私情,一追到底,直到将表姐抓获。为侦破此案,他不能守候在弥留之际的爱妻身旁,最后案子破了,新的副队长又上任了,他依然是个胡子民警。这都 无所谓,因为他愿意做一个好警察,人民喜爱敌人闻之丧胆的警察,做个真正的人。他活得很充实,他说:你别看世上有钱有势的人不少,有几个真正活着象个人?既深刻地揭示了人心的险恶和人世的沧桑,又表现出主人公对真善美的炽烈追求,从而大大深化了主题。

在电影文学剧本《英雄血战飞虎帮》中,作者著意塑造了岳程这个悲剧性人物形象。刑警队长岳程足智多谋,屡建战功。在侦破坐吃铁路的飞虎帮"案件中,他把战友牺牲带来的悲痛压在心底,把不满10岁的儿子扔在家中,一心扑在侦查破案上。正当他就要取得胜利的时候,局长的一道莫明其妙的命令将他和战友们从一线侦破节骨眼上召回,搞什么纪律整顿,结果贻误了战机,使犯罪分子再次作案并脱逃。从岳程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源源积淀,他是民族英雄岳飞的后代;黄河水哺育的新一代英雄,他继承了岳飞骁勇善战,为保卫祖国不惜流血牺牲的英雄性格的一面,同时,岳飞的不敢违抗君令的愚忠性格至今也仍在岳程的血液中流淌,深深地浸染着他,在人民面前,他象羔羊,在犯罪分子面前,他象猛虎,而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他却是那样的软弱无力甚至无能。岳程在历经艰辛、努力之后,最终取得了胜利,但等待他的是被免除队长职务,明升暗降去当公安分局机关劳动服务公司总经理。读者、观众看到这里,不免悬念顿生,主人公的命运牵动着一颗颗滚烫的心!电影文学剧本《金山大搏杀》中,缉私队长任得利一开始就因所谓的指挥失误而被免去队长职务,带过立功。为消灭走私犯罪集团,他乔装打扮,混入集团内部,终于查清了内幕,然而这个集团的骨干分子却是市委政法书记的乘龙快婿,为了惩治犯罪保护国家的财富,他不得不同来自领导层的种种压力作巧妙的周旋和坚决的斗争,而犯罪分子正是利用这一点给我们可敬的缉私队长制造一个又一个险境,最后任得利冒着生命危险,更冒着被开除公职的危险机智顽强地同形形色色的不法之徒搏斗,终于取得这场缉私行动的大胜利,将走私分子一网打尽。       

另外,在电视剧本《鸡公山疑案》、《神秘女贼》中,作者还栩栩如生地勾勒出了刑警波罗老职的可敬可亲形象,这些典型形象的刻画极大地丰富了当代文学画廊里公安英雄的形象。

适应着不同人物的特异性格,把握人物性格基调的有机发挥和铺设,展示所叙述的惊险的情节,这也是在影视剧创作中情节美学的中心。情节因性格而生,而情节的展开又反转来刻画了人物,随着人物性格跳跃而又连贯式的发展,卷起更为猛烈的情节浪花。

著名作家蒋子龙在一次文学座谈会上谈到创作时说,作家要用自己的作品通过一场漫长的人生考试,还要率领自已的人物一次次坠入深渊,一次次登上绝顶,反复经受各种各样的精神崩溃和精神折磨,去领略人生的真谛。这就要求我们的作家在创作中必须紧扣时代的主旋律,不断寻求新的描写现实生活的方法,敢于描绘纷纭复杂、瞬息万变的社会生活,表现自己的爱与憎。文学必须深入生活,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广大读者的要求。

1984年,当时正是整个国家都在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关键年头,铁路运输部门作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先行官,是犯罪分子首先垂涎的肥肉,要得富,吃铁路嘛,形形色色的案件在铁路上接连发生。作为铁路刑侦干警的王仲刚和他的同事们破获了一起又一起案件,积累了极为丰富的公安斗争生活经验,也为他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在他和别人一起创作的七集电视系列剧本《铁道刑警队》中,通过五个互不关联的铁路刑警破案故事,展示了铁路刑警在保卫四化建设中的丰功伟绩。  

1988年,改革大潮汹涌澎湃,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得到了大发展,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也趋高明,使不少善良的人们上当受骗被盗被抢,电影《风流警察亡命匪》即是一幅展现铁路刑警、乘警在列车上同流窜犯作机智勇敢斗争的真实画卷。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也吹到了地处天涯海角的海南黎族山乡,根据中篇小说《黎乡月》改编的电视剧,向人们展示了勤劳善良的黎族人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生活画卷。紧接着创作出的电影文学剧本《金山大搏杀》、《英雄血战飞虎帮》都从不向程度上反映了铁路公安干警在与铁路沿线的不法分子经年的刀刃相靡的搏杀中的英雄业绩。这些作品被搬上银幕后,即以其在描绘英雄形象的鲜明色彩,对体现当代变革意识的有益观照显现出震撼社会的伟力。

马克思说过:战争使民族经受考验。同样,平凡而富有魅力的公安斗争生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也使每个人都面临着美与丑、善与恶的考验。当代公安文学在其肇始,就以其鲜明的爱憎,深挚的感情,歌颂了四化建设的捍卫者,从他们坎坷不平的生活道路和迷惘酸心的生活磨难中,再现生活的五彩缤纷,展示生活的迷人风采和崇高力量。当前公安影视题材文学创作应该从浅层走向深层,从平淡走向沉郁,涵括生活原型,蕴藉生活的更深寓意、意象和象征,使作品更为深刻地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历史,让我们的读者和观众去深长思考我们生活的思想内容,真正拨响时代的琴弦。

剧本是为剧情的发展来服务的。

王仲刚的公安影视剧创作,开拓了一个丰富多姿的造型世界,具有较高的美学价值。电影、电视是一门综合艺术,从造型方面讲,它综合了绘画、版画和雕刻等各门艺术,通过时间和空间的运动来完成造型的全过程,从而在观众眼里产生一种独特的造型艺术视觉。造型世界不仅能表现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看得见的部分,并且能够表现隐藏在我们背后的方面,甚至是难以言状的东西。因此一个艺术家,特别是影视剧作家,如果他并非冷漠地注视着善与恶,如果他并不仅冷眼旁观世界,并且还愿意改造它,他就必须使用积极的造型手段。  

在《风流警察亡命匪》的结尾,宗民案子破了,而自已的爱妻死了,新的上司走马上任,使他再次感到沉甸甸的失落感,他站在夕阳辉映、晚霞染红半边天的铁轨上,看见一群青年工人跳着唱着走来,特别是听到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你笑我,他笑我……”他怅然若失,想得很多很多。他想到的也许是自己真的老了,或者他们那个已败损的家,抑或自己作为一个功臣究竟得到了什么呢?这样一个情节的设置,既突破了以往影视创作的老套套,也加重了英雄性格的悲剧色彩,正因此,英雄性格才愈焕发出崇高感。在《英雄血战飞虎帮》中,从岳程家墙上挂的岳母刺字画到岳飞庙祭祖,直到最后岳程在飞驰的列车上听说被明升暗降当了总经理,那片刻的晕眩,出现在眼前的景致的颠倒,隐喻了人物的悲剧命运,和作者对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与愚昧的思考,也预示着历史滚滚向前的规律。还有洁白慈祥的黄河母亲塑像下,两个盗匪在下边接头、预谋作案,形成了美好与丑恶的强烈反差。而《金山大搏击》一剧中,金王家用的石桌、石凳,原始的烤肉法和金山寨一条街现代化服装与原始生活方式的反衬,都隐喻着文明与古老愚昧的绞杀,富有至为深刻的教育意义。

当然王仲刚影视剧作对造型的追求,拿生活的节奏来说,还有一点差距。具体地表现为造型未能为情节的迭出更好地服务,没能更好地契合读者、观众的欣赏心理。但是,可以这样认为,一个丰富多姿的造型世界的开拓,是有利于增强作品氛围的造设的,它对于作品的整个主题思维方向也起着一定的制导作用。

艺术在发展,公安影视剧作作为叙事艺术走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应该寻求一种新的超越。我们的公安剧作家们应该也必须有追求独特造型(如画般追求美感)的文学创作外功夫,切进繁复的公安生活,溶自己的感情,铺叙整个生活中的壮丽与宏大,使作品充满时代生命的气息。

作者简介:

杨桂森, 诗人,评论家,编剧,书法工作者。

1985年起从事文学创作,先后在文艺报、诗歌报、星星诗刊、法制日报、新华日报、北京日报、文艺评论家、中国翻译、蓝盾、人民公安报、橄榄绿、辽宁青年等文学期刊杂志、报纸、高校学报等中文核心期刊及地市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文学评论、小说、纪实文学、古体诗词等文艺作品数百篇(首),参与编撰《中国现当代散文名篇分类鉴赏辞典》、《当代公安文学史稿》等,作品入选《人大资料复印中心》、《公安文学四十年》、《中国当代公安诗选》、《新时期盐城文学三十年》等选本,出版个人诗文集《警察的天空》,文艺评论集《筚路蓝缕》等,组织策划地方文艺节目、晚会十余场次;发表犯罪研究类专业论文三十余篇并多次获奖;另从事书画艺术评论和书法创作,作品多次入选书法展览,北大名家工作室、胡抗美曾翔书法工作室成员。

现任盐城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上一条:张文刚评论李万军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因为信仰》 下一条:对当前公安诗歌的三点看法

关闭

 ▲ 网友评论                                                                                             欢迎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我要发言
标题 分类名称 发布人 提交时间 状态
· 文字精练,优美,老师的诗,...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4-25 未回复
· 怎样才能让民警在执法过程中...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7-03-23 未回复
· 祝春林主席是公安作家的领导人。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7-07 未回复
· 1 默认分类 匿名用户 2014-05-18 未回复
共4条  1/1 
上页1下页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公安文化动态           更多...


 公安文学作品           更多...


 公安文学评论           更多...


                                  更多...


 精彩瞬间           更多...